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应是人间乐 > 第1章 天涯海角

第1章 天涯海角

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正午的骄阳异常灼热,晒得飞禽走兽都提不起劲,更无一丝凉风,四下里静得没半点响动,猛然间听得一个女子冷冰冰的声音:“小二,上酒。”

正自出神的年轻人冷不丁的打个寒战,这声音钻进耳朵就像大热天里进冰窖,转头一望,只见是个白衣如雪的少女坐在对面一张桌子旁。

少女背对而坐,脸朝着树林,长发用银色丝带束起披在背心,身形瘦得跟野草似的,白衣在太阳照耀下亮得晃眼睛,整个人像笼罩在一层光雾里。

大乐府负责国家乐政祭事,掌事官位任从四品尚史大夫,李长乐作为从四品官员之女,嫁给皇子当侧妃都是抬举了,也不知皇后到底怎么想的,竟赏赐她正妻之位,实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。

其实出身低微倒还其次,若是个貌美心善又才华出众的,也是能勉勉强强接受,可一打听,不得了,据称其貌不扬,才华庸碌,因此长年居家不出,在十岁时打断了裴国公次女的左臂,喔,是个武女。

鬼知道李夫人是怎么编着花的夸闺女,总之皇后认为懂武功,身体好,往后好生养,不出门,正好相夫教子,和李夫人一拍即合,再到皇帝耳边吹了个风,一门婚事就定下了。

从头到尾,没人来征问过自个儿愿不愿意。

这就不行了,虽然圣旨不可违抗,可怎么着也得发泄下对这门亲事的不满,溜啊,管他呢,大乐府小姐?搁王府里晾着呗,皇帝赐婚当王妃还能委屈了?

烈日当空,青山叠嶂,一群白鸟自茂林惊飞而出,绝无人迹的穷山密林,方圆几百里,也就一个年轻公子在林里折腾鸟儿,他不用弹弓利箭,随手折根树枝,嗖一下射出。

唰啦一阵响,鸟没射中,力气倒费了不少。“飞你大爷,要不是累得慌,给你动一下算我输,山海关回来收拾你。”年轻人折腾不动了,空着肚子继续赶道。

年轻人十七八岁,长身如玉,英俊的脸上淌满热汗,绣金白袍上东一块西一片的污泥,算是穷山恶水的馈赠,背个锦织包袱,包里有钱没口粮,钱有啥用,方圆三百里渺无人烟,有钱也没地方花,揣在身上还沉甸甸。

但山海关是非去不可的,哪怕累死不能走回头路。走了不到一个时辰,从林口出来,突然眼前一亮,豁,有炊烟挂茶水的茅草屋摊子!还有个瘦不拉几的小二在灶前忙活。

这深山老林口见到茶水摊子,实在有些恍惚,闭了闭眼再睁开,还真不是幻觉,总算见着个活人!抬脚走到摊旁空凳子坐下,包袱往桌子上一搁:“小二!上酒!”

总之选了个吉祥的日子,大婚前七天,风和日丽,收拾细软,随便找了个由头蒙混上街,不带随从不带丫鬟,就算是逃婚了。

出了皇城大门,心血一热,就想去山海关见识汪洋北海的广袤浩瀚,领略过海的大气磅礴,胸襟一开阔,情怀一陶冶,那时再回京,对于这门亲事,那也看得淡了。

一个人策马就上路,山海关在北方,一路向北缓行,虽没个说话解闷的伴儿,路上游目畅怀,倒还惬意自在,可一过靖平关,好家伙,啥叫荒山野岭,总算是见识了。

别说酒肆客栈,连人影都没见过一个,靖平关出来不到一百里就给山挡了去路,霍,这山够险峻,一狠心把马卸鞍放生,徒手徒脚闯进深山摸滚打爬半个月,摸鱼逮兔就是一顿饱餐,随便找棵树将就过一宿,夜里还要提防毒虫猛兽上门招呼。

哪里还像个鲜衣怒马八面威风的皇子?唉!年轻人叹一口气,咽着咸菜就面条,算是填饱肚子。

店小二端着笑脸迎上来:“哎哟,这位客官,实在对不住,山路难走,小店只有茶水没有酒,招待不周了。”说的是北乡方言。

年轻人颓然倒在茶桌上,虽是乡下穷地方,连酒都没有就过分了,却也没精气神再折腾,丢出一块银子:“打赏你的,上碗水,再来点儿好吃的。”

“哎哟多谢客官。”店小二双眼发光接过银子,“山里人烟稀少,要到山海关才有城镇,离这儿还有一天脚程,您吃饱了再上路。”

年轻人趴在茶桌上苦涩一笑,不来一遭还真不知道路途如此艰辛,好歹快到山海关了,不然哭都没地方哭,自个儿怕是北昭王朝开天辟地头一个,因逃婚而落魄至此的皇子。

作为王朝仅有的未婚皇子,六王妃之位可谓被朝野上下眈眈虎视,自个儿虽还没成婚打算,有时寻思着王妃不是将门之女,也得是名门之后吧,结果皇后从众多名门闺秀里挑出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姐,大乐府嫡女,李长乐。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