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科幻灵异 >与猎手同行 > 第28章 同林鸟

第28章 同林鸟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老杨抬头看到严谨:“严队,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啊。”

严谨走上前开心地笑着说道:“就是等你,你这最关键的一环没带回来,我就是回家也睡不着啊,哈哈哈。”说着两人都笑了起来,老杨将刘东林买车的单据递给了严谨,还有二手车商的证词等证据。严谨看了看,用手一弹,“明天就正式结案!”两人再次相视大笑,这时汪洋、赵正两人送下刘东林赶来过来,严谨看着人都齐了,说道:“人都齐了,走!咱们宵夜。”

老杨摆摆手道:“我就不去了,今天跑了一天了,我要赶紧回家休息了。”严谨又看了汪洋和赵正,汪洋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女朋友在家等我。”严谨无奈地看了看赵正:“你女朋友也等你?”赵正尴尬地说道:“我哪有女朋友啊。就剩咱俩了,要不还是改天队里一块吧。”严谨叹了口气说道:“好吧,那就都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高远看着刘兰冷峻地说道:“你丈夫死的时候并没有报警,所以我们公安局出不了死亡证明,你可以去给你丈夫火化的殡仪馆,他们可以出死亡证明。”

“那不行啊,殡仪馆都是私人开的,他开的证明有什么用,还得是你们警察局开的。”刘兰不依不饶道。

高远不耐烦地说道:“殡仪馆开的也是有法律效力的。而且我刚才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我们公安局看不了。”随后高远从口袋掏出纸笔写下殡仪馆的电话号码,“就在西陵县殡仪馆,这是电话。”高远把电话号码塞到刘兰的手里,驱散了门口的人群,两人离开了宾馆。

“这个刘兰,我昨天还以为他跟他丈夫感情有多好,结果还是为了来要钱。”贾佳气愤的说道。

高远看了看她,笑了笑说道:“这种人见得多了就见怪不怪了,老话不是说了,‘这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’”

友和宾馆

高远从西陵县回来后已是下午三点,一路的颠簸让一车人都快散了架,对西陵县其他几个矿的走访基本了解到,这些矿大多数都存在安全生产隐患,各种事故也是频发,地方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们公安机关也不好过多干涉。于是他让张帅几人先回局里休息,他则带着贾佳来到刘兰的住宿。

两人来到刘兰的住所友和宾馆,刚上到二楼的楼梯就听到里边传出一个妇女哈哈大笑的声音,两人来到刘兰的房门前,没想到刚才的笑声从里边传了出来。两人对视一眼,贾佳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丝怒气,她略带气愤地小声说道:“她老公刚死,尸骨未寒,她就笑得这么开心。”高远无奈地摇了摇头,随后敲响了门,砰砰砰。“谁啊?”房间内的刘兰一边喊道。“警察!”高远高声回道。只听到里面一阵慌乱,穿鞋、关电视、收拾垃圾,过了几分钟才缓缓打开门。刘兰眼含泪花地看着两人,两人心中一阵恶心,但也不好当面戳穿她,两人面色严肃地走进房间,看到满地都是瓜子皮,被子也是窝到床头,高远一眼就看出了她刚才的状态。高远四处看了看,也没地方可坐,转身对刘兰说道:“刘兰,你丈夫出事的工地我们去了,事情发生太久了,现场都没有了,尸体也火化了,依照现在的情况只能按照意外事故处理。”

刘兰一边抹着泪,一边说道:“那我丈夫不是白死了吗?”

高远表情严肃地说道:“你丈夫死的时候,矿上已经给了你丈夫的侄子赔偿,连丧葬费、路费、赔偿一共是13万4800元,上面有你们侄子的签字。”高远拿出手机,翻出死亡赔偿协议的照片,“这个,看看吧。”

“那她昨天还在警局撒泼打滚,合着都是演给我们看的。”贾佳越想越生气,高远看着她无奈地笑了笑。

8月22日夜

市公安局刑侦支队

已是深夜,严谨坐在办公室里的电脑前翻看着8.15案的资料,在键盘上敲着案卷,其实案卷并不是很着急整理出来,只是严谨在等老杨,等最后完整的证据链,所以闲着也是闲着,便整理起来案卷。老杨他们在刘家堡南边的第二水库,打捞出了刘东林在邻省购买的二手车,后备箱中还有残留的绳索、迷药等作案物品。至于婺源县刘勇的汽车,由于时间较久,当时只是以交通意外事故结的案,所以车辆并没有保存。加之当时车辆损毁严重,刘勇的爱人也没有将车取回,而是直接卖给了拆车厂,所以老杨他们只是让刘、吴二人分别指认了聚福斋这一作案现场。现在只等老杨确认李东林购买二手车的地点,这八一五大案的证据链就完整了。 严谨看着刘东林女儿刘艳艳出事现场的照片,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一个母亲如果看到自己的女儿死状如此凄惨,估计难免有这种偏激、疯狂的想法。严谨拿起刘艳艳车祸现场的照片,来回翻看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,又看了看当时的卷宗,车祸、医生、火灾、消防,看到这些个关键词,脑海中联想起当时车祸现场的混乱,严谨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此时外面一阵嘈杂,严谨看了看墙上的表11:31,老杨他们应该回来了。严谨放下手头的工作,赶紧出去迎接,正看到老杨站在办公桌前整理材料,严谨走上前:“老杨,一起顺利吧。”

刘兰只瞟了一眼就说道:“那钱又没给我,怎么能算给了,你们得让他们还得再给我一笔钱。你们说我丈夫临江打工,结果是我现在是人也没了,钱也没了。”

高远听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,随后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上面签名的是不是你丈夫的侄子,如果是,你就去找他,不行就回你们当地找村委也行,打官司也行,但是这个事儿不是我们公安局的管辖范围。”

刘兰听到高远的话马上着急了,赶紧说道:“你们警察就这么不管了,那我丈夫不是白死了?警察不管事啊,任由他们草菅人命啊!”然后就坐在地上撒泼。

贾佳看到刘兰的表现,又想到在门外听到的声音,一时气上心头,忍不住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!你丈夫的死是意外,又不是凶杀,我们警察也管不着啊。如果你能拿出你丈夫被杀的证据我们就继续管。”

“哎,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说话呢?我男人死了我这么伤心,你们不去找凶手,让我一个老百姓怎么找?还有没有人管管啦!”刘兰一副无赖的嘴脸,边哭边喊道。这时门外来了几个住宿的旅客和旅馆的服务员,贾佳刚要跟她吵,高远看到门外的情况伸手拦住她冷峻地盯着刘兰,严肃地说道:“刘兰,你反映的情况我们已经去前程煤矿核实了,现有的证据也给你看了,如果你还有情况反映就去公安局。”说完就拍了拍贾佳的肩膀,示意她离开这里。刘兰一看两人要走,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拦住两人说道:“警察同志,要不这样,您给我开个死亡证明,我好回去给我男人家里兄弟姐妹们一个交代啊。”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