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科幻灵异 >与猎手同行 > 第47章 案中案

第47章 案中案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严谨回到座位上再次拿起一份文件,来到余正道面前,看着他语气缓慢地说道:“前几天审你的警察,我的同事,在查询的你的信息的时候,查到了你儿子就诊医院的信息,你跟你儿子的配型成功。”随后把一份医院的报告单复印件放在了余正道面前。余正道赶忙拿起报告单,看着上面的字,开心地笑了起来,同时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严谨站在余正道地面前,说道:“如果你能尽快认罪伏法,同时为我们提供更多证据,那我会帮你向法院申请,让你尽快完成手术。可是如果你拒绝认罪,那我们只能将你暂时羁押,直到我们破案,无论是证明你无罪,还是证明你有罪,在这个过程中,你哪都去不了。”

余正道听到严谨的话猛地抬起头,儿子是他最后的挂念,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,他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他了。他知道,自己不论认罪与否,十年前的杀人案和这次矿洞中的爆炸案,自己都难逃一死,他要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儿子。他对严谨说道:“我愿意认罪,也愿意配合你们调查。”随后便将这一年多来,跟潘志强一伙人共同犯罪的经历详细的讲了出来。

严谨看到余正道已经认罪,终于放下了悬着心,有了这些证据,潘志强和苏志伟也无从狡辩。于是他退出审讯室,让其他警察继续审讯余正道,自己在来到监控室,掌控对潘志强和苏志伟的审讯。

潘志强和苏志伟两人开始并不相信余正道会主动交代,即使是他们得知余正道十年前已经是通缉犯,身上早就有命案,两人依然不信,这正是余正道对两人的洗脑作用。直到民警出示了他们杀梁实、苏贵田、曹广济三人的犯罪证据,他们两人才意识到被余正道骗了,他们没想到余正道早就在搜集两个人犯罪的证据,并且随时准备把他们交给警察,他们开始在审讯室中大骂余正道。

9月4日

临江市公安局

严谨终于拿到了他要的最重要的证据,他立刻命人提审余军。

严谨来到审讯室,看着坐在审讯椅上的余军。只见他低着头,看着对面的办公桌,表情有些呆滞,眼中没有任何神采,似乎看透了一切,知道了自己的结局。听到严谨进来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坐在那里发呆。严谨看到他的表现与上次审讯大相径庭也有些意外,但是想到他的身份,也就明白了。

砰砰砰,严谨敲了敲桌子,余军这才回过神,抬头看了看严谨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随后又低下头。严谨看到他的样子,也不准备在跟他绕圈,直奔主题而去。“余军,啊不对,余正道,从你的表现来看,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,犯了什么罪,是吧?”余正道听到严谨的话,只是抬了抬头,看了严谨一眼,没有说话,随后再次低下头。严谨笑着说道:“既然你不想说,我就说一下我的猜测,你听听对不对?”

看着这两人也开始认罪并主动交代问题,严谨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,总算给市公安局,也给自己一个交代,对得起两位局长对自己的信任。他回到办公室,写了一份简单地案情报告,把它交到了副局长侯杰的手上。

侯副局长看着这份报告开怀大笑:“好好好,这下我跟齐局总算是没白扛这个雷。好,我现在去找齐局,你回头写一份详细的结案报告,再交上来。”说完侯副局长拿着报告去了局长齐国东的办公室。

9月5日晨

临江市公安局

严谨起身拿起桌上的文件,走到余正道面前,开始说道:“在8月30、31日晚上,王强跟我们的卧底民警的交谈过程中,被你发现,于是你就想到了一个李代桃僵、金蝉脱壳的计划。你先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潘志强,潘志强原本想赶快逃跑,但是如果这样逃跑,你们一样会被通缉,所以你就稳住他,告诉他警察没有你们杀人的证据,所以就算被抓住也没事,但是如果逃跑就说不清了,而且你有计划可以躲过警察的追查。你的计划就是瞒着王强、王金两兄弟,表面上继续实施你们的杀人骗赔偿金的行动,让警察不急于抓捕你们,却在行动开始时支开王强、王金二人,让他们去报信,这样等我们警察冲进来抓捕的时候,你们却什么也没做。到时候警察没有证据,最多拘留48小时,你们就能顺利离开了,而且可以洗脱你们的罪名。也就是这个计划,给潘志强洗了脑,让他同意乖乖被捕。于是按照你的计划,你们在9月1日正常上工,但是你却以给王强机会报信为由,让王强跟着潘志强,你和王金望风。而这才是你没有告诉潘志强的你真正的计划。——李代桃僵。”余正道听到严谨的推测,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地微笑。

严谨继续说道:“在9月1日上午,你避开潘志强的等人,找到了有经济困难的陆良,将他骗至废旧矿洞中,从背后袭击陆良,将其打晕,然后拖至废旧矿洞的深处,用锤子和石头,毁了他的面貌,让别人认不出他是谁,然后将你的衣服换给陆良,你则穿上他的衣服回到矿洞继续干活。等到中午吃饭的时间,你趁潘志强等人将王双宝带着废旧矿洞时,准备从你预先发现的矿道逃走。只是,你没想到,你发现的矿道,王强也从矿场厨师口中得知了,并且王强通知了王金。所以你在逃跑过程中,发现了王金,然后又打晕了他。随后你炸毁了矿道,把陆良的尸体当作你的替死鬼,你还在给他的衣服中留下了潘志强等人的犯罪证据。”严谨说着,拿出了证物袋,里边是从陆良口袋中搜出的身份证,四张身份证,除了余正道自己的身份证以外,另外三人都是潘志强团伙杀害的外来务工人员,而这三张身份证上,除了血迹,还留有潘志强、苏志伟两人的指纹,这也是指证三人杀人的最有力的证据。

严谨收起证据,继续说道:“潘志强一直以为你跟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但是他不知道,你身上还有他不知道的命案。”严谨再次拿起一份文件说道:“余正道,蓟县人,2000年9月13日夜,饮酒后在吴家菜馆与同桌人员常胜利发生争执,进而引发互殴,在争执的过程中,你持刀连续捅刺常胜利腹部十余刀,造成常胜利本人当场死亡。同时,持刀划伤劝阻人员三人,造成一人轻伤,两人轻微伤。事后,你畏罪潜逃,逃离了蓟县,从此隐姓埋名,躲藏起来。”

严谨合上文件,继续说道:“原本你就只是隐姓埋名,到处打工,除了隔三差五给家里寄钱,就没有再跟家里联系过。但是,去年你的儿子查出得了很严重的肝病,必须肝移植,而且需要大量的钱。所以,你找上了潘志强,开始了你们杀人骗赔偿金的犯罪活动。”

听完严谨的话,余正道露出来似笑似哭的痛苦表情,虽然他知道自己早晚都得死,但是没想到,这一天来到这么快,快到他还没有攒够钱给儿子治病。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